Follow us 登录 注册
0 (855) 233-5385 周一~周五, 8:00 - 20:00
cn@yunshipei.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
天使大厦, 海淀区海淀大街27

英国、印度数字税正式开征:互联网巨头夹缝求生-世界最大蟒蛇

英国、印度数字税正式开征:互联网巨头夹缝求生

除了印度之外,今年3月,英国政府亦正式确认,于4月1日开征2%的数字税。该税项针对全球销售额超过5亿英镑(约合6.45亿美元),且至少有2500万英镑(约合3226万美元)来自英国用户的企业,税基为英国用户的收入。其中,企业在英国收入中的前2500万英镑无需缴纳新税。

事实上,由于新冠疫情给市场带来了不确定性,许多广告主通过降低广告预算来节约成本——即便是Google也难逃厄运。根据市场机构Tinuiti的数据,自3月11日起,亚马逊大幅削减了在谷歌投放的购物广告及文字广告。

不仅是印度。英国政府同样将对Facebook、谷歌、亚马逊等公司在英国的在线收入征收2%的数字税。

围绕自身广告业务的情况,Google方面拒绝予以置评。不过据媒体报道,尽管公司旗下YouTube视频服务观看量在过去一周内大幅提升,但其一位内部高管透露,其CPM(Cost Per Mille,千人展现成本)收入下降了8%。

“相比于传统企业,网络科技公司无需在当地设立实体店,靠网上办公的方式就可以提供服务。”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表示,对于已经到来的数字化时代,传统的税法法则无法对网络科技公司提供跨境数字服务形成约束,从而使这些网络巨头赚取的收入与所缴税金远不成比例。

多国开征数字税所谓数字税(Digital Tax),指的是数字服务销售相关的征税,通常由某一国家对外国企业在本国境内子公司进行征收。由于数字服务大多由互联网企业提供,因此数字税的主要征收对象为大型互联网企业。

事实上,在过去一年里,包括法国、意大利、捷克、土耳其等国家已相继宣布各自的“数字税”征收方案,税率从2%到7.5%不等,奥地利、比利时、捷克、丹麦、匈牙利、波兰等国在跃跃欲试。

此外,包括韩国在内的7个亚太国家以及墨西哥、智利、哥伦比亚等拉美国家也在考虑类似新税收政策。这也就意味着,互联网巨头传统的避税手段或将失灵了。

新冠疫情全球暴发的同时,多地开始征收数字税,这对于许多互联网巨头而言,可谓“雪上加霜”。

3月26日,印度政府方面宣布,从4月1日开始,印度将对在本国内提供数字服务的国外企业征收2%的“数字税”。该数字税征收对象既包括诸如谷歌、Facebook在内以互联网广告为主业的互联网企业,甚至也包括亚马逊、eBay等电商交易网站。在印度政府看来,只要这些企业将最终目标客户锁定在印度,便需要交纳数字税。

例如,谷歌印度公司在2014年至2018年曾向其位于新加坡及爱尔兰的子公司支付巨额资金,列明为“购买广告版面”,该支出占这一时期谷歌印度公司总收入的50%-60%,但它并未列入当地征税范围。

2019年8月,印度政府拟针对互联网巨头企业再设征税门槛,即数字税。3月26日,印度政府正式宣布将于4月开始征税,主要针对在本地年销售额超过2000万卢比(约合26万美元)的外国公司、按照企业在印数字服务销售额的2%来进行征收。

Facebook则表示,尽管在疫情严重的国家,其即时通讯消息的发送量增长了50%以上,语音通话流量增长超过一倍,公司旗下包括Messenger和WhatsApp在内的许多服务的使用率飙升——但这些增长并未转化为更多的广告收入。

由此来看,如若世界范围内开征数字税,大型科技公司每年都将面临巨额的企业税支出。英国税务海关总署(HMRC)初步估计,至2025年财年结束时,数字税税收可能会为政府带来高达5.15亿英镑(约合6.65亿美元)的额外年收入。

不过,此时此刻的额外征税,无疑将给新冠疫情影响下的互联网巨头再添一道“伤口”。今年3月,随着新冠疫情全球大暴发,互联网巨头的业绩也受到冲击,包括Facebook、Twitter等均发布了业绩预警,称其广告业务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受到冲击。Twitter更是撤回一季度业绩指引,下调第一财季的营收预期以及全年资本支出预期,预计第一季度营收同比将“略有下降”。

原标题:英国、印度数字税正式开征:互联网巨头夹缝求生

而如今,这样的算盘在数字税下将要“落空”。例如,谷歌、亚马逊和Facebook每年在英国的收入超过十亿美元,其中Facebook 2018年在英国的销售额达到16.5亿英镑(约合20亿美元),以现行纳税规则计算,Facebook应纳税3250万英镑。此外,2017年,亚马逊英国业务收入达19.8亿英镑,若以英国现行数字税计算,亚马逊应纳税3910万英镑。

英国、印度数字税正式开征:互联网巨头夹缝求生

由于互联网公司无需实体店,仅靠互联网便可提供服务,因此,通过将公司总部设立于低税率的国家(如爱尔兰、荷兰),这些企业便能够将其他国家获得的利润转移至总部所在的国家进行纳税,从而达到“避税”目的。

这一时点适值新冠疫情蔓延阶段。尽管对于一些互联网企业而言,用户足不出户令其在线视频、社交等应用的日活及月活有了极大提升,但受限于广告客户预算投入下滑,互联网企业的营收利润同样受到疫情影响。

对于它们而言,“加税”无疑是一种负担。因此,这也不难理解,考虑到新冠疫情对自身的影响,包括谷歌、Facebook等美国科技巨头正多方努力,寻求将印度数字税的征收推迟6个月。

印度征收相关税收此前就有先例。早在2016年,印度政府为应对新型经济模式,便对在海外电商平台上投放线上广告的本土企业征收6%的“平衡税”,征税范围包括外企提供的网络广告业务、数字广告版面以及其他网络广告相关的服务。

征税叠加疫情隐忧数字税的征收,源于数字服务的特殊性。

野蛮生长多年之后,互联网企业终于要开始“还债”了。只不过,这个时间节点确实有些微妙。

英国税务海关总署(HMRC)此前解释称,该项税收可能会影响“收入来自向英国用户提供社交媒体服务、搜索引擎或在线市场的大型跨国企业”。

Comments (2)

Leave Comment

Contact Us

Feel free to call us on
0 (855) 233-5385
Monday - Friday, 8am - 7pm

Our Email

Drop us a line anytime at
info@financed.com,
and we’ll get back soon.

Our Address

Come visit us at
Stock Building, New York,
NY 93459

宇宙中最大的黑洞|太平公主怎么死的|最漂亮的av女星|历史故事|西晋第一个皇帝|越战女兵|诸葛亮之墓|封门村灵异事件|封门村灵异事件|中国真实灵异事件|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