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蓝资本完成新一期基金募集 5年近30个项目DPI超50%-英布为什么背叛项羽

作者:越战女兵发布时间all:2020年04月03日 06:34:49  【字号:      】

山蓝资本完成新一期基金募集 5年近30个项目DPI超50%

能够在投资策略和理念上达成一致,主要源于山蓝资本两位合伙人相似的经历。同刘道志一样,聂博士有着非常成功的创业经历,作为十年前中国的骨科龙头企业创始人,和团队一起带领公司于2010年成功登陆纽交所,之后又被全球最大的医疗器械美敦力公司收购。

在那时,作为一个创业者,他熬过了坐地铁租房创业的艰苦阶段,他合伙创业的微创医疗[00853]在香港主板上市。正处于人生高光时刻的时候他决定换一条跑道,从做企业转换为做投资。

刘道志博士在4家国家级医疗行业协会任副理事长,常务理事或理事,中国医疗健康产业投资与并购CEO峰会创始发起人及连续八届大会主席。聂洪鑫博士曾担任六年的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外科植入物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和目前的名誉理事长、中国生物材料学会发起人及常务理事。

从单个狙击手到主动孵化式投资

在这个投资拼案源的时代,主动式投资首先考验的投资人是否具有强大完善可调动的人脉资源。在这一点上拥有产业基因的山蓝资本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目前,这种主动孵化式投资对于目前国内的投资机构来说,具有一定的挑战性。但在欧美投资市场较为成熟,越来越多专注于早期投资的风投机构尝试立足于更前沿的创新技术参与创建新公司,投资机构可以快速将研究型项目,配齐运营团队,变成商业化公司,有业内人士称其为“主动式孵化投资”。

2019年,创投行业迎来寒冬,本以为2020年后就会迎来春天,但突然爆发的新冠疫情打乱了周期让不确定性延长。由于逆周期和抗风险的特点,医疗健康领域的情况稍有不同。

值得一提的是,他强调时间是一个重要的维度,投资人需要驾驭投资的最佳时间。

两位合伙人过往经历中浓厚的医疗器械背景,决定了山蓝资本深度布局医疗器械领域。

在医疗投资打法上,除了赛道扫描式和狙击手式打法,山蓝资本还在尝试差异化的主动式孵化投资。

关于医疗投资的“道”和“术”,山蓝资本有着自己的打法,虽然不能保证不错过,但是可以保证不错投。

“同时,我也坚信,在未来的十年,山蓝资本会成为国际领先的专业医疗投资基金。”

在2016年-2017年之间,医疗赛道很火热,千亿资本涌入,使得项目估值较高。2018年-2019年,因为募资困难,医疗领域过热的现象开始降温。2020年被看做是医疗投资真正回归理性的时期。

宁错过怕错投在过去的发展中,山蓝资本凭借在回报和退出上的硬核实力表现,获得了LP、GP的高度认可。山蓝资本的LP中有许多中金启元、国开金融、光大控股、紫荆资本、乐普医疗和步长制药这样的国内知名LP机构和上市公司。

在国内环境中,主动式孵化投资对于投资机构提出了更多挑战。投资机构需要从一个狙击手转型为一只特种兵部队,胜任更多的作战场景。

“在投资中,技术和人都很重要,但是我想要强调的是timing,时机非常重要,没有在最好的时机进入,就只能以极高的成本去投项目。但是如何把握时间不是凭直觉,而是需要通过广泛调研,对于KOL临床专家要进行访谈,对于企业的综合能力进行调研。”

相似的经历让两位合伙人拥有相同的价值观,而不同的专业背景带来能力互补。山蓝资本两位合伙人均有十多年医疗企业创业的经验,所参与创业的企业都在自己的细分领域做到了中国第一,并成功登陆资本市场。熟知企业从开始设立、技术研发、型式检验、临床试验、获得注册证、市场推广、规模销售、上市及并购等医疗企业发展全生命周期,充分发挥专业医疗基金在早期和成长性医疗项目投资和企业管理运营经验丰富的优势,在企业战略制定、法规注册、经营管理、资源对接、人才引荐等方面为所投企业全面赋能。

2013年,刘道志博士已经是功成名就,在微创医疗已经工作了11个年头,他思考创立一支专业的医疗投资基金的想法渐渐成型。彼时的国内医疗环境被认为进展缓慢、空间较窄、方式较少、环境不明。

“医疗投资的壁垒和专业性很高,但当时国内缺少专业型基金。”在那个时候,投资医疗的主要是综合性基金,一是投资团队缺乏懂技术、懂法规、懂运营的投资人,另外投资到医疗领域的资金份额少,刘道志敏锐的感觉到,专业化医疗基金将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和趋势。

原康辉医疗的联合创始人聂洪鑫博士,在山蓝资本成立之初,作为山蓝的出资人和投资合伙人参与了一期的工作。2016年聂博士作为山蓝的管理合伙人全职投入山蓝资本的工作。

能够操盘主动式孵化投资,除了资源,刘道志博士认为还有三方面也是考验。

“我认为投资人在企业发展中要扮演好的角色是一个配角。不要企图坐到企业方向盘的位置上,这是对自己定位不清晰的表现。但是作为配角也要推动”剧情“,特别是在企业遇到瓶颈性问题的时候,投资人要发挥自己的资源能力,及时解决问题。对于创业者损害企业长期发展的行动,投资人不姑息、不迁就。”

对于未来医疗健康产业的前景和蓝图,刘道志认为,一直以来,全球医疗健康企业top20中中国企业是缺位的,国内的医疗器械龙头企业迈瑞离全球第一大医疗器械企业美敦力还差10倍的距离。在未来的十年中,这个差距一定会被追上,全球TOP20企业中会有更多中国企业的身影。

医疗投资起落的过程也是大浪淘沙的过程。最后穿越周期,长期陪伴中国医疗产业发展的基金一定会是有独特打法的医疗专业型基金。

“专业型的投资人需要对行业和技术有着深厚的理解和独特的见解。但不能瞎子摸象只是摸到大腿,投资人还要具备全局观和全球视野,对于企业经营的方方面面都要了解。最后还需要懂投资,明白什么时候该进退。而我自身刚好在科学研究和创业过程中积累了包括技术研发、营销、供应链、品质与临床法规、人事与财务、战略规划、资本运作与IPO等全面管理运营经验。可以将我的经验赋能于更多创业者。”

“医保控费政策持续推进,目前已经执行集采政策的高值耗材,对于企业销售影响较大,制造商和渠道商利益重新分配。对于研发生产商来说,需要推出具备定价权的产品,确保有丰富的研发管线储备,注重开发差异化的产品。”

从创业者转型做投资人,刘道志对于创业者的态度很谦和。

刘道志早期获得南开大学物理学学士和理学博士学位,后又留学牛津大学做博士后,及在日本国立金属材料研究所做研究员,十年的科学家生涯和十多年的医疗企业创业经历炼就了他敦厚务实、坚韧不拔、思维慎密、勇于创新和探索的独特个性,对做医疗投资有更加全面深度的理解。

医疗投资环境中缺乏专业型基金

“如果在这些核心维度上没有过关,那么企业可能会遇到天花板,或者最后陷入价格战。”

在过去的成绩单上,山蓝资本也投出了国科恒泰、奥普生物、盛世泰科、朗合医疗、至善医疗、利格泰、深睿医疗、佰辰医疗、优德医疗、博奥赛斯等细分领域的头部企业。

“对于精准医疗和人工智能这一类的标的,很多项目没有成熟的模式可以参考,甚至连审批的路径都没有,它们对政策的依赖性特别强。对于这类项目,我们会着重关注两个问题,一是商业化能力,二是落地场景的有效性。”

刘道志透露首先在核心维度上,投资人需要判断是不是临床伪需求,是否具备市场爆发性,创始团队综合能力,壁垒是否足够高,以及对于法规注册的掌控能力要求。

陪伴医疗健康产业数十年,刘道志始终看好中国医疗产业的明天,这也和山蓝资本的创始图景相符。公司英文名字SUNLAND,寓意着阳光照耀下的金色大地,是财富的创造者。

从这几家明星企业的组合中也可以看出山蓝资本投资版图的大致轮廓:医疗器械和体外诊断试剂与设备是重头戏,同时对生物技术、新药和医疗机器人保持高度关注。

除了医疗器械外,山蓝资本也密切关注精准医疗和智慧医疗。精准医疗、AI、大数据等技术在近年来持续涌现。对于这两个风口频现的赛道,山蓝资本更加谨慎。

刘道志认为医疗器械领域在过去的发展中,国产替代一直是一大主题,在接下来的十年中,医疗器械全球创新和国产替代将并行。

原标题:山蓝资本完成新一期基金募集,5年近30个项目DPI超50%

成立五年来,山蓝资本取得了瞩目的成绩,所投资项目IRR(年化复合回报)超过了30%,DPI(退出金额与本金比)超过了50%,投资了近30家医疗健康企业。

首先在技术评估上,要求投资人对于国内外新兴产业和细分赛道有深入了解。同时,投资人要具备创业家的能力和毅力,能够整合资源,打造一个强大互补的核心团队。然后,投资人还需要强大的投后管理能力,对企业有影响力和全局把控能力,可以帮助企业解决瓶颈问题。最后,投资人还要在企业后续融资承担重要角色。

山蓝资本完成新一期基金募集 5年近30个项目DPI超50%

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刘道志看到了医疗行业具有长期发展的潜力,而在长期发展中企业对资本也有着巨大的需求。但彼时,他感受到医疗投资环境中非常缺乏专业性的投资基金。

他认为医疗投资的专业性不止停留在能够理解医疗技术层面。

穿越周期后,山蓝资本将继续航行,作为一家低调务实的专业型基金,山蓝资本将如何布局未来投资版图?

2017年,山蓝资本孵化投资了一家可吞服、可降解排出的胃内减肥球囊高科技医疗公司,用于治疗肥胖等相关疾病。目前这种技术在中国没有,山蓝资本就发起成立了国内第一家公司,组建研发团队,聘请优秀医生做顾问,成立了至善医疗。至善医疗在资本市场上非常抢手,在后续也获得了软银中国、君联资本、丹麓资本、光大控股等多家知名投资机构的投资。

正如在应对此次新冠疫情这一黑天鹅事件中,一级市场节奏被打乱,有的投资机构陷入募资难的境地。但山蓝资本作为一家专注于早期和成长期医疗健康产业投资的专业基金,近期成功完成新一期基金募集。新基金将延续此前投资主题,聚焦医疗行业早期及成长期的投资机会,重点布局医疗器械、生物技术、新药等赛道。




蒋经国的儿子整理编辑)

专题推荐